Actions

Work Header

情愛妄想

Work Text:

童磨從年少起就是一個乖巧的壞孩子。他看著後知後覺的母親拿起刀具朝父親狠狠的砍下去、橫著把刀拔出來又竪著刺進去,只會小聲的在旁邊嘮叨「房間要臟了啊?」。在教座沾上血時像其他孩童一樣好奇心發作,疑惑人肉比起畜生肉是否更似洋蔥,不然母親也不會剁得大哭起來。直到鬧劇落幕時,他看著母親自刎的傷口才意識到自己該做點什麼、比如向門外的人哭喊、訴說自己多麼想那兩個傻子復活。可抬頭看到教底頭上橫梁掛著的極樂字樣布條,又打從心底里燦爛地微笑。童磨從那時起認為自己是個堅強溫柔的爛好人。看啊,我原諒了那鐵鏽色的塌塌米發臭。隨著從俗世中解脫前往極樂的信徒增多,那塊地墊的氣味越來越濃烈時就被換掉了,好讓以後的蠢貨也能死得有尊嚴。直到書櫃的頭顱多得要硬塞進花瓶里,無慘就那麼憑空出現在眼前替他解決了問題。二十歲起他成為了一個會收拾房間的好青年,一口氣在晚上清理了書櫃上的每一位信徒。童磨確定了人肉果然比較像一般家畜肉。

 

 

如果殺人償命是天公地道,那他還會再把蝴蝶香奈惠殺死一百萬次,好使她的妹妹將自己狠刺至死。經歷百年他明白了當初母親每一下削開父親的皮膚時都注入了很多很多的愛情。父親死翹翹時應該是幸福滿溢的。大概蝴蝶忍對花柱的愛也過為強烈,所以童磨被刺傷時,不屬於他的愛就這樣遛進身體里去。他抱著蝴蝶忍奄奄一息的身體哭泣,安撫著她的後背。淚水從無血色的臉頰滾下來,有些流進了衣領,有些滴在蝴蝶忍的發絲中消失了。

 

 

「從此沒有事能將我們分開。」她成為了自己的一部分。童磨的眼珠掉下來滾到琴葉兒子的腳邊時依然毫無感覺。直至睜眼看見忍捧著自己的頭說能安心離世時,他怦然心動的明白了愛情是怎麼一回事。它就是似雙親一樣把對方一拼帶到所謂的極樂去吧。小時的他還認為極樂世界和紅蓮地獄是人類為了保持世界和平而吹噓的觀念,原來這一切都是真的,現在還真是為自己的無知而尷尬。現在他無比的後悔,要是當初把忍剁開再給她自己的血,會不會有更好的結果。當上弦之貳發現自己一直以來才是那個壞心眼的孩子、而且心臟也像人類一樣會跳動之時,他對於蝴蝶忍的愛慕已經被天堂與地獄的距離拉扯得支離破碎。

 

 

他想起了蟲子無情地吞食了腐爛的雙親的屍骸。蝴蝶忍把他最後一點人性與愛情掠奪後飛去。「果然誰也沒有在死去前愛我」,他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