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Belly

Work Text:

自担风险。

 

 

朱广权很瘦,尤其是腰。

他是被圣人一样的脊柱和皮肤支撑的,一把纤长的皮肉就是引诱堕落的原罪,在私处的上方和肚脐的下方,是尖锐突出的胯骨和金黄色的小腹。

有时候康辉想,这样的两根胯骨是不是天生造就来供他赏玩的,因为在用自己的老二狠狠的顶到他的肠道深处时,这两根圣骨总是很好的支撑,它们在他手下能绽放出最惑人的淤青,在第二天变成深紫和浊黄,会在他每走一步路的时候提醒他——康辉对他做了什么,康辉可以对他做什么。

现在,朱广权算是被完全撑开了。就好像你硬要把更大的软木塞放进更狭窄的瓶口。

“我……不能——”朱广权扭着身子向后躲,但是胯骨上的力道很大,他挣脱不开。

这是连续两个晚上的折磨。

“你能。”康辉笑着把他拉的更近了一点。“而且你会的。”

康辉现在的整根阴茎都在他的身体里,他进的很深,但是还不够深。还有最后一寸的肉柱露在外面,康辉需要把这最后一寸也放进去。

他按死了朱广权的胯骨,坏心眼的顶了顶。

只要按对了按钮,这个招数效果一向良好。

朱广权发出了十分可怜的呻吟声,断断续续的,好像承受不了过多的刺激,康辉的龟头正好顶在他受到过度折磨的前列腺上,那个小小的器官不停地接受着压迫和研磨。

这是带着痛苦的快乐,他的屁股和洞完全被撑开,边缘紧绷,泛着由于长时间的摩擦而泛起粉色。现在这个地方已经连多余的一根手指都伸不进去了。

“你要是能看到自己,你也会吃惊的。”康辉扭动着腰部,看着自己显露出血管的最后一寸也慢慢的消失在肉穴里,那张粉红色的小口就好像在不知飨足的吞吃。“你想要我的最后一寸,是不是?”

最终,他终于在里面了,那一片绵密柔软的湿热,具有弹性的内穴的紧密包裹就是私人天堂。这对康辉来说是长久努力的好结果。

但对于朱广权来说不是。

这一切都太多了,他的胃在抽搐,被撑到极限的洞口在颤抖。

“天哪,宝贝。”康辉惊奇的注视着他的小腹,皮肉单薄的肌肤之下,有一块并不显眼的鼓包,那是一块圣洁和爱意的隆起,随着康辉细微的进出,消失,出现,消失,出现。

多美啊。

他爱人的肚子包着他的阴茎,他把他塞得太满了,以至于那里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他的形状。

朱广权显然也看见了,但他更明显的无力再说什么,只是捂着嘴,拼命适应节奏并不快但是每一下都很扎实要命的动作。

“你——”朱广权想说什么。

但是下一秒,康辉的手就坏心眼的压在了他的肚子上,同时,这个主意很多的年长者也进的很深很深,来自内部和小腹上方的双重压迫让朱广权无法开口,他的前列腺被挤压着,这是无法言喻的痛苦和快乐的混合,他向后仰头,同时张开嘴,上唇从下唇带出一丝银色的津液。康辉突如其来的在肚子上的按压让他的下腹的热量在双腿发软中渐渐积聚,太热了,他备受忽视的阴茎正在慢慢的变硬。

他太需要释放了。

朱广权哭着去摸它。

“把手放回去。”康辉慢慢的动着腰,仍然笑意盈盈。“关于这个,我是怎么说的?”

“不,不能用手。”朱广权的眼角的集聚泪水。

“还有呢?”

“要是想射,只能用——”朱广权的声音越来越小。“只能用……”

“大声点,宝贝。”康辉狠狠的干了一下,粗大的阴茎头正好挤在前列腺上。

“只能用你的阴茎。”朱广权闭上眼睛,把手放在床单上,掌心的湿润染上了床单。

“乖孩子。”康辉用拇指在他的胯骨上摩擦了一下以示鼓励,然后把他也已分的很开的双腿分的角度更大,用更加残忍和缺乏仁慈的力道和速度操他,一下一下,像是要把自己永远钉进他的身体似的,变换角度,每一下都能刺到朱广权内穴深处柔软敏感的点。

康辉充满爱意的抚摸着朱广权肚子上的鼓包,看着它在金黄色的皮肤上显现出最漂亮的造型。

那里就好像有一个生命在脉动一样。

生机勃勃。

生命。

“看看你,看看你的小肚子,被我撑开了,就好像怀了我的孩子。”康辉低下头去捕捉朱广权左耳,把这些下流的话统统灌进情人的耳朵。“你愿意为我怀孕吗?”

这根本不是一个问题,朱广权想要提醒康辉,好让他找回一丝神智。但是康辉低沉悦耳的声音一旦在耳边响起,他就会忘记自己的名字,他想回答的有很多——当然,我愿意,我愿意这么做一百次,一千次。但是他什么都说不出来,他只能用微小的幅度点点头。

为康辉怀孕这个想法一下子在混沌中击中了朱广权,他那被操的晃来晃去的身体涌上一阵难以言喻的快乐,不断被变换角度挤压的前列腺此时就像是在回应他对康辉的爱意,从下腹汇集了一股如同甘泉的暖流,从尾椎骨攀升上来,蔓延到每一个血管的深处。

他的高潮来的凶猛剧烈,白色粘稠的液体从尖端喷出,滴滴答答的汇聚在他隆起的肚子上。

他真的做到了,仅靠康辉的阴茎就能高潮。

室内充满了听不真切的呜咽和沉重的喘息,还有阴茎滑进滑出的水声,这是他们俩听过最美妙的交响。康辉没有停下,但是从他越来越匆忙,越来越草率的抽送中,朱广权能感觉到他也在那个要命的边缘徘徊。

朱广权把手放在自己肚子上,用了点力道按下去。

更紧,更绵密。

天哪,那里果真有个凸起,就像是婴孩。

康辉把种子撒在了他的身体深处,他半眯着的眼睛漂亮的好像是天上的星星,那就是朱广权当初义无反顾所寻找,最终也成功找到的——爱。

他们都有点疲劳,但是对视之间双眸却更有神采。

“我就知道你能为我做到。”康辉说,俯下身来吻了吻他的侧颈。

“是啊,我毫不怀疑。”

朱广权说。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