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WE

Work Text:

 

*艾佛斯有男友設定

 

 

尼爾開始懷疑自己醉的速度是不是太快了一點。

「嘿,就是這個,等會兒你就會看到了。」尼爾興奮的說,終究還是沒有壓抑住自己的笑聲,那聽起來有點傻,但男人溫和的包容了這一點,他的手輕輕搭在自己腰間,無庸置疑的宣示他的所有權,今天他們實在不該躲在這裡的,透過層層疊疊的薄紗布幕有點夢幻,事實上也是隱藏自己的絕佳地點,有鑑於這場宴會正是因為他們才舉辦的,而他花了近乎一半的時間在欣賞自己的丈夫。

想到這個稱呼尼爾又忍不住笑了起來,男人無奈的看向他,「你不是要我看什麼嗎?」

「喔,對,看艾佛斯。」尼爾清了清喉嚨,逼自己把目光從男人身上移開,老天這真難,「他說會攜伴參加,我以為他指的是惠勒。」

他們看到艾佛斯和一個長相斯文、帶著眼鏡的男子低聲交談,音樂換成了浪漫情歌,接著男子站了起來,對艾佛斯伸出的手遞出非常明確的邀請,艾佛斯並沒有動作,但男子一點都不在意,以驚人的耐心等待艾佛斯接受他──或是殺掉他,艾佛斯的眼神讓尼爾不確定是哪一個──但艾佛斯還是伸出手被帶著走進了舞池,略帶僵硬的跳起舞來。

「你看到了嗎?」尼爾眨了眨眼,男人帶著柔軟的愛意將他的散髮挽到耳後,他很確信自己的妝髮師已經盡力了,他享受男人的指尖在他的耳後依戀的停留,他幾乎要散碎在男人的目光裡,直到男人的微笑讓他的雙眼找到了焦距。

「你好醉。」男人收緊他環在尼爾身上的手,「而且我很確信艾佛斯也看到我們了。」

「我沒有,而且我們不該是這場婚禮當天唯一矚目的焦點,我們要聲東擊西。」尼爾聞言看向舞池,對艾佛斯那個毛骨悚然的視線回以傻笑。

「你該是最矚目的焦點,尼爾。」男人親吻他發熱的臉,抬眼看向他的表情看起來性感極了,尼爾不滿的鼓起嘴,他才是最光彩奪目的那一個,完美的淺灰色西裝輕輕閃耀著光澤,搭著白色的襯衫和銀色領結,一反平時的低調,今天他戴著細小卻引人注目的鑽石耳飾,那是尼爾堅持的,在早上他替男人戴上耳飾時,男人也在他的白色西裝口袋別了一朵白玫瑰。

「我想跳舞。」

「你確定你還站得住嗎?」男人勾起嘴角逗弄他,「親愛的?」

「再說一遍。」尼爾哀求。

「親愛的。」男人吻上他,按上尼爾腰部凹陷處的手很不安分,尼爾又癢又酥麻的攤在男人身上,他有些期待的問:「婚禮結束了沒?」

「快了。」男人搓揉他的髮絲,輕快的笑聲好聽的讓尼爾想哭,「我第一次聽到有人想要自己的婚禮快點結束的。」

「這才不會結束,你永遠都是我的丈夫了。」

「喔,尼爾,聽聽你說的,」男人過於溫柔的嘆息,帶了一點好笑的說:「你完全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

「但我想要你。」

「我知道。」

「你是我的了。」

「我非常明白這一點。」

「但我也是你的嗎?」尼爾問,目不轉睛的看著男人認真的表情。

「你不能對這個反悔了,所以是的,」男人執起他的手吻上婚戒,「你是我的了。」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