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猩幻】卷毛小羊是否会闯入庸人梦境(十九)

Work Text:

十九
一片黑暗。
某幻浑身都在抖——那不是王瀚哲,他的本能意识告诉他,现在他身后的人不是王瀚哲……这听上去莫名其妙又搞笑,怎么回事?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兄弟,那个……我们能不能好好说话?你怎么突然醒……啊!!”
湿热的舌头突兀地在他后颈上滑过,某幻没忍住叫出了声,不受控制地浑身一缩。他身后的人似乎觉得他的反应很有意思,伸手摸上了他的胸。
那是只漂亮修长、骨节匀称的手。
“……boy?”某幻声音颤抖,眼泪都要坠到长长的睫毛上了,“是你吗?……你怎么了……”
“……”身后的人并不答话,而是微微有些颤抖地继续抚摸着他。某幻被落在他颈后的亲吻与舔舐逼得缩起脖子,硬是挣扎着转过身:“…boy?你干嘛……”
然后他的嘴唇就被咬住了。王瀚哲撬开他的牙关,那副架势简直像是要把他拆吃入腹。某幻被他紧紧按在怀里,推也推不开,王瀚哲简直像是在拿舌头操他的嘴,喉咙被刺激得收紧,咳嗽被闷在鼻腔,没一会儿就把他逼得缺氧。他拼命抓着王瀚哲的后背示意自己没气了,而王瀚哲一直把他亲得压不住眼泪才放过他。
这厢某幻还在忙着把气喘匀,对方已经连亲带啃在他手腕上留下一串红痕了。某幻被他亲得浑身都在抖,卯足了劲儿去推他,然后极其惊悚地发现对方按着自己的手劲大得惊人,他使出吃奶的力气去推王瀚哲的肩,对方纹丝不动。
他有点害怕了。
“…王瀚哲!你清醒一点!!”
呲啦一声,胸口一凉。某幻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胸前的T恤被整个撕扯开。王瀚哲平时就爱对他动手动脚的,但他也一天到晚往番茄和老蕾他们身上贴,某幻一直没觉得自己有什么特殊,更何况、更何况……
——更何况也不是这样摸的!!
平时王瀚哲抓他抓得甚至有点痛,然而某幻现在巴不得王瀚哲仍然像那样打闹着抓他,而不是、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仿佛他是女人一样……
王瀚哲两只手评估一般地揉着他的胸,捏捏乳肉,朝中间推挤出乳沟,时不时还要掐一把乳头。某幻被他玩得声音都发颤,又羞又恼地捶他的肩膀:“你……那个东西还有春药效果吗?行行好吧王瀚哲,别闹了……”
下一秒他的声音陡然拔高,几乎成了一声尖叫——王瀚哲伸手握住他的手腕把他整个人压在了床上,埋头咬住了他的乳头。
某幻疯狂挣扎,却怎么都扑腾不起来,双腿被王瀚哲的膝盖压住往床上一顶,完全动弹不得。那个从来没有过什么感觉的乳头被他喜欢的人含进了湿热的口腔,被硬生生拨弄刺激得挺立了起来。某幻都要被他逼得哭出来了,小声哀求着希望王瀚哲能清醒点儿。
王瀚哲直到把他一侧乳头玩得又红又肿挺立得老高才算完,舔着嘴唇又去和他接吻。某幻手足无措,他的人生过到现在,还完全没有体会过“卯足了力气做不成的事”这种概念。而面对王瀚哲,似乎也没有“服个软”搞定不了的事儿。他现在喊也喊过了,气也气过了,求也求过了,然而面前的人看着他的眼神仍然冷冰冰的,只有相接触的皮肤火热。某幻被他叼着舌头碾磨着,在挣扎间碰到了尖锐的齿尖。
……兔子的牙有这么尖吗?
某幻第一反应还是boy三个星期没有磨过牙了会不会有什么问题,而当血腥味在他嘴里蔓延开来之后,他终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有什么事情不对了。
“…boy,你不是兔子?……”
他硬是从王瀚哲怀里挣扎地探出头,认真又严肃地抬脸看他。那双在黑暗里紧紧锁住他的眼睛是慑人的竖瞳,那是兔子绝对不会有的黄眼睛。
王瀚哲似乎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他吮吸着某幻被刮破的舌尖,手上近乎粗鲁地揉弄着他的胸脯。某幻喘息着试图挣脱他的桎梏,结局是被对方惩罚性地咬了一口耳根。他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翻过身去,想借此机会爬下床。不料下一秒他款式宽松的家居裤就被拽了下去,有什么硬邦邦的东西顶在了他的臀肉上。王瀚哲忽然整个人趴到了他身上,把他压制在了自己怀里。
某幻双腿被他死死压住夹紧,正疑惑他是要干什么。大腿后正在被什么毛茸茸的玩意儿扫着,还有些痒。他还在努力想着挣脱的办法,热烫的阴茎却已经插进了他腿间。
“……王瀚哲!!!”
跑不掉……根本跑不掉的……某幻被他死死按在怀里,肿大了一圈的乳头被身后的人捏在手里把玩着,两条有着些肉感的大腿间满是乱七八糟的液体,紧紧夹着男人血脉贲张的阴茎。某幻简直都要被此情此景臊得哭出来了。他也有反应了,只是被揉胸、被插腿根,他就有反应了……
王瀚哲故意晾着他的下身不碰,粗暴地在他腿间抽插着,胯骨把他的屁股都撞红了。某幻紧抓着王瀚哲箍着他的手,锲而不舍地试图让他清醒过来,下场就是被钳着下巴掰过去接吻,尖牙将他的嘴角划得鲜血淋漓,叫喊声被对方的舌头和身后的撞击顶得支离破碎。这场强制性的性事持续了不知多久,某幻终于抑制不住地哭了起来。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
他喜欢的人在吻他,这是他梦里才会见的,然而却是、却是在这样的场景下。王瀚哲明显是比酒后乱性还不如的状态,完全没有一点自己的意识。某幻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对方的触碰下不受控制地变得发烫,又难过又委屈。
他是喜欢boy的……他想在一个他们都开心完整、没有一点阴影的时候去说出喜欢的话。他想办法给他治疗断尾,关心他的心理状况……他想让王瀚哲接受他的告白只是因为双箭头的喜欢,而就算拒绝,也要拒绝得有底气,绝不要出现什么“身体残疾所以配不上”的说法。就算真有什么配不上,也是他配不上王瀚哲,而不是王瀚哲配不上他。
然而现在这样算是什么……他喜欢的人完全不清醒,就算是强迫,从头至尾也只是他一个人真的在动情。这不对的,他不想……他不想boy对他有哪怕一点愧疚,他不想……
王瀚哲忽然伸手摸向了他的下身,拇指褪开包皮狠狠地蹭了一下前端。某幻脑子一白,当即啜泣着射了出来。
他被按在床上,眼泪、鼻涕和血液糊了半张脸,在高潮的空白与意识的羞耻无措间努力地寻找着一个平衡点。王瀚哲咬住了他的后颈,正在微微使力,而某幻已经顾不上他到底想要干什么了。他好累,他现在只想让王瀚哲放过自己,让他去洗个澡然后冷静一下。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老番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