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理想假期

Work Text:

Neil刚来时,一看就和骑兵队画风不同。

他待人温文尔雅,说话语气轻柔,日常身着衬衫,看上去不像一个特工,倒像一个适合在讲座上侃侃而谈的读书人,说起来他还真是个物理系硕士。Neil和一群枪口上混日子的雇佣兵们待在一起时,像一只金毛掉进了狼狗堆里。

据说Neil和信条的幕后Boss关系匪浅,他的作战权限很高,能够直接调动骑兵队作为自己计划的后援和火力。看在老大Ives的面子上,骑兵们表面不显,但私底下还是忍不住对这个空降人员犯嘀咕,特别当Neil顶着那张斯文的脸,用温和的声音说些堪称疯狂的计划时,他们会想,这小子行不行啊。

Ives倒是从一开始就相信Neil的能力,他会审视Neil的计划,会和Neil就计划里的问题进行争论,不过一旦开始执行任务,他就会带领骑兵队成为Neil最可靠的支持。这就是为什么骑兵们会服从Neil的计划,Ives总是对的,骑兵人无条件相信自己的头儿。

很早以前Ives刚成为老大时,队里有些刺头不服这个年轻小子的领导,故意挑衅,结果被Ives揍到服气。后来Ives带着骑兵队出任务,他确实是个天生的战士和领导者,在战场上无数次带领骑兵队度过危机。可以说Ives作为老大的权威是在血与火里建立起来的。

骑兵们对Neil的信任也是在一次次行动中逐渐磨合出来的。作为物理学高材生,Neil对逆熵现象颇有见解,他带来了许多关于这一现象的有效信息,并与惠勒分享探讨逆行作战的技巧和经验。他在逆向行动中如鱼得水,甚至被Ives委托对骑兵开展逆行训练。有传言称,Neil是从很久以后的未来穿越过来的,尽管队里人或多或少都经历过时间逆行,但Neil走得比谁都远。Neil拥有极其敏锐的观察力,能及时从结果窥见起因,并从一团乱麻的战况里洞察出关键点。他依靠自己的能力多次让骑兵队避开了即将发生的爆炸,在看似死局的境地里挖出一条生路。

Neil在对讲机里的沉静声音逐渐成为某种让人安心的标志。

不过Neil并非十全十美,他做的事更多是潜入和探查,纯粹的正面作战从不是他的长项。相比骑兵来说,Neil太清瘦了,体力和爆发力依然是他的短板。所以Neil请求Ives私下对他进行针对性训练。为了方便Neil的训练,Ives动用自己的权限申请了一间单独的小训练室,并给自己和Neil安排了两间靠在一起的房间。

房间安排的出发点是好的,结果也是好的,另一方面的好。可能因为Ives和Neil的搭档愈发默契,也可能因为单独相处时间变多了,不知怎么的,Ives和Neil练着练着就练到床上去了。

当然,要说默契,Ives和惠勒也很默契,但Ives对惠勒只有信任和尊重。唯有Neil一个人能让Ives想要在床上好好切磋一番。

敏锐的骑兵发现自家老大和空降人员Neil相处上较之前好像有微妙的差别,但仔细一看也说不出来到底有哪里不同。要说的话是Neil在Ives面前的态度越来越放松,说话时的距离也越来越近,在做计划时提一些刁钻要求比以前理直气壮多了,而Ives也几乎都满足了他。骑兵们将此视为Neil在骑兵队里混熟后放下戒备心的表现,而Ives又从一开始就相信Neil,他俩关系最好不是很自然的嘛。

很久以后,骑兵们才意外发现他们的队长和Neil的关系好到可以在一个房间过夜了。

这一次他们在外面出了快一个月的任务,绕着一段关键时间反复穿梭了好几次。最后一天清晨,他们好不容易完成任务回到基地,所有人都已是身心俱疲。于是组织大发慈悲地给大家伙放了好几天假。Ives和Neil回到房间后简单洗漱一番就搂在一起昏睡过去,等Ives再次睁开眼睛,外面已经从晨曦变为下午。

另一边床是空的,浴室里隐隐透着灯光,看样子Neil已经醒了。

Ives半闭着眼睛在床上伸展身体,然后睡眼惺忪地起身走向浴室看看Neil在做什么。Ives的脚步习惯性地悄无声息,他走到浴室门口向里望时,Neil并没有发现他。

Ives惊奇地发现Neil在镜子面前高高挽起衬衫袖子,正比划自己的手臂肌肉。

经过一段时间训练后,Neil的身体肉眼可见地比以前更结实,虽然远远不到骑兵们的强壮,但再也不会像刚来那样被人私下吐槽一看就是个坐办公室的。Neil一向是冷静自持的,尽管在Ives面前他会展现出更任性的一面,这种孩子气的举动Ives还是第一次看Neil做。

Ives倚在浴室门口安静地欣赏了好一会,才走进去。

镜子里出现另一个人的身影时,Neil的动作顿时僵住了。

Ives走过去揽住Neil,顺手捏捏Neil露出来的手臂,“看来我的训练还是有些用。”

Neil的脸上泛出红晕,他喃喃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在你换了两个姿势之前。”

Ives亲眼看着Neil的耳朵都变得通红,并逐渐有向脖子传染的趋势。

“你以前可不是这么坏心眼,Ives。”

“你那么专注,我舍不得打扰。”

Ives低笑一声,把脸埋进Neil脖颈内侧蹭了蹭。

他们安静地靠在一起,感受从单薄布料间传来的温热触感。一个月的紧张与奔波让他们无暇亲热,也没有机会独处,此时只想沉浸在彼此熟悉的气息里。

Neil扭头往后看去,刚好对上Ives抬起的目光。骑兵队长的眼神一向锐利,但此时他目光柔和,还带着笑意,望进Neil的眼里。不知不觉间,两人呼吸的距离渐渐缩小。

他们亲在一起。

Ives的手伸进Neil的衬衫下摆,暗示性地抚摸藏在布料下的皮肤。他在Neil耳边低声问:

“我可以吗?”

Neil用吻回答了这个问题。

获得无声的批准后,Ives的手不再局限于那一小块皮肤,缓慢而从容地抚遍Neil的肉体。骑兵队长的手上遍布老茧和伤痕,擦过皮肤会激起像电流般的颤栗。Ives用手指揉搓Neil衬衫下的乳尖,满意地听到怀里的人发出不稳的喘息。

他们脱下彼此的衣物,Ives只穿了一条短裤,非常方便Neil用手向小Ives问好。而Neil的身上被脱得只剩下一件衬衫。

Ives握住两人的性器,贴在一起套弄,另一只手绕到Neil的身后,抚摸他的臀肉,甚至试探性地往里戳刺。Neil则忙着亲Ives,在亲吻的间隙模模糊糊地呢喃:“唔……润滑液……置物架上应该有……”他的手探向置物架,但依然无法把目光从Ives身上撕开,只能胡乱摸索,最后被无奈的Ives抢先拿走润滑液。

Ives拍拍Neil的屁股,示意他转身,Neil乖乖地照做。Ives将润滑液倒在手里,焐热了以后将润滑后的手指缓缓抵进Neil体内。自从这个任务开始,他们就没有好好亲热过,导致此刻Neil的身体很紧,要有很多耐心才能打开,所幸Ives对Neil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Neil扶着洗漱台支撑自己的身体,他在整个过程中很安静,只是呼吸急促,偶尔会随着Ives的手指动作而发出几声轻轻的鼻音。Ives进入时,Neil的脊背紧绷,咬紧的牙关中泄出一些叹息般的低吟。

Ives停下几秒让Neil适应,直到Neil小声说:“没关系的,继续吧。”

刚开始的顶弄并不快,但是Ives将整根抽出又全部顶入,碾进Neil的体内深处。Neil的腰很细,Ives可以轻松地握住,能感受到手掌下的身躯因为自己的动作而颤抖。

Neil额前的一缕金发随着晃动垂落下来,他抬手随意扒拉自己的头发,目光无可避免地对上眼前的镜子。他看到镜中的自己身上只穿了一件凌乱的衬衫,被操得目光迷离,嘴唇微张,颧骨上都是红晕。Ives强壮的手臂从身后拥住Neil,将Neil整个人圈在臂弯里。

Neil的耳根烧得厉害,他避开眼,回头用湿润的眼神看向身后的人,呢喃着Ives的名字。 Ives见状,轻轻握住Neil的下巴,将他的脸颊扳向自己。

他们交换了一个温柔又缠绵的吻。

Ives的吻从Neil的唇边一直蔓延到红透的耳垂和脖颈。

“想换个姿势吗?”Ives问。Neil点点头。

Ives抽身出来,让Neil背靠洗漱台,和他面对面。他抬起Neil的一条腿,重新撞进去。Neil几乎是坐在洗漱台上,他的另一只脚堪堪落在地上维持重心。这个姿势并不舒服,洗漱台又冰又硬,还费力气,但Neil不用看着镜中的自己是如何被操开的,还能揽住Ives的脖子和他亲吻。

这个姿势倒是让Ives一低头就能够到Neil的胸膛,方便他一边操弄Neil,一边用嘴挑逗Neil的乳头。Ives的络腮胡并不扎人,但蹭在胸前会产生无法消解的痒意。Ives含住Neil娇嫩的乳尖,用舌舔吻,用牙轻磨,甚至吮吸它,弄得Neil弓起身想逃却被固定在Ives的怀里,只能呻吟着抚住Ives的后脑,任由他对自己为所欲为。

Ives无意间越过Neil的肩膀看向镜子,发现Neil的髋部被洗漱台硌出了红痕。Neil的皮肤总是这样敏感,稍微用力就会在上面留下红色的印记。Ives皱了皱眉,对Neil说:“抱紧我。”Neil不明就里,还是听话地揽紧了Ives。

下一秒Neil惊呼出声。

Ives就着操弄的姿势抱起Neil,向浴室外走去。Neil的身体全靠Ives的手和他们相连的部分支撑,Ives的性器进得极深,Neil简直无法正常呼吸,只能紧紧依附在Ives身上。

从浴室到床上只有短短几步路,Neil却觉得像过了一个世纪。

当终于被放在柔软的床铺上时,Neil都快脱力了,他的胸膛不住起伏,有金发被汗湿贴在额前。他忍不住瞪了一眼罪魁祸首,但那双含着水光的灰蓝色眼睛却毫无威慑力。Ives抱歉地亲了亲Neil的眼角,又去吻他的嘴唇,很快Neil就被亲得不计前嫌和Ives贴在一起。

他们的床被激烈的运动晃得顶在墙上砰砰作响,这时就体现出Ives将两人的房间调到一起的好处,没有人会被打扰,也没有人会来打扰,他们可以尽情享受两人独处的时光。

到后来Ives的顶弄愈发凶猛,他把Neil的腿架在肩膀上,仿佛不会疲惫般在Neil体内快速抽送性器,他的胯部紧贴Neil的臀部,耻毛被溢出的润滑液濡湿。而Neil的身体早已软得不行,只有性器是硬的,还在流前液。Neil已经无法保持最开始的安静,他的嘴里胡乱呻吟着,有时顶到敏感处还会啜泣一声。他用手臂遮住自己的眼睛,仿佛这样就能逃避过于强烈的快感。

Ives却不允许他逃,伸手去套弄Neil的性器。过于强烈的快感让Neil的声音都带着哭腔,他在喊Ives的名字,而Ives亲吻着他,含糊地低语“我在”。

他们一起到达高潮。

Ives从Neil湿软的后穴中拔出性器,心满意足地搂着Neil躺在床上。他们的身上都汗津津的,但谁都不想立刻起身,只是靠在一起享受这一刻的温存。

Neil用略带沙哑的嗓音懒洋洋地提议:“我们晚上去外面餐馆吃吧,然后我们去逛逛超市。”

Ives有一搭没一搭地抚摸Neil光裸的脊背,温和地说好。

他们将会一起去浴室洗澡,Ives会帮Neil做清理。然后他们会穿好衣服,去餐馆好好享用一顿美食,逛逛超市,一起度过一个久违的美好假期。

等他们结束这个吻之后。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