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Pure Love No More

Work Text:

0
“你怎么能这么对他?” 真希皱着眉头说.
乙骨调整了一下肩带, 转过身: “因为我爱他.”

1
乙骨忧太曾经说过, 他和里香之间是“纯爱”. 那并不是他一时冲动, 信口开河, 或者突然中二. 他说的每一个字都是认真的, 都是他字斟句酌吐露而来的.
那是乙骨这辈子最后, 也是唯一一份纯洁无瑕的爱.
那或许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爱情, 但那的的确确是他心中最为纯粹的感情. 毕竟, 那份爱来自一个天真的11岁少年, 一个对世界仍旧一无所知, 但充满了美好的幻想的少年.
那个少年纯粹的, 绝望的想要留住自己的童年好友, 仅此而已, 世间的黑暗尚未染指这份简单的期盼.
然而从那份期盼被实现的那一刻开始, 那个少年不断地目睹无数次的死亡, 身上满满是现实的伤痕. 他眼中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渐渐被黑暗污染, 包括自己的内心.
从此, 那颗心中产生的任何情感, 都不再单纯. 黑暗在悄悄生长着, 缠绕住他的心脏和大脑, 哪怕他绝望的想要忽视, 也无法否认自身的危险.
也正是这样的乙骨, 在他最为彷徨恐惧的时候, 认识了狗卷棘.
狗卷棘和他是不一样的.
同样被自身的诅咒所束缚, 他却依旧保持着那份纯真. 他找到了与人正常交流的方法, 他仍旧可以和珍视的人在一起, 露出最为简单快乐的笑容.
乙骨深知, 那份单纯和温柔, 并非与生俱来. 善意是从烈火中铸成, 只有经历过灼热的冶炼并且锻造成功的人, 才能够理解每一份善举背后的重量. 乙骨在半途中失败了, 而狗卷则是成功者, 在灰烬散去后仍旧保持着那份纯洁. 他身上总是散发着暖洋洋的, 毫不刺眼的光.
乙骨内心深处渴望着, 毕竟, 光和暗总是互相吸引的. 他不怕被灼伤, 只是害怕自己会吞没那束光.

2
乙骨曾经做过一个梦.
梦里他拿着太刀, 将狗卷棘的身体小心的切开, 然后大口大口的吃了下去. 他没有浪费一滴血, 一块肉, 甚至确保自己吞噬了每一根头发. 他发疯的吞食着, 仿佛中了毒瘾. 他记得他小心翼翼的挖出对方的眼睛, 那双漂亮又温柔的眼睛, 确保切下来的是完整的, 然后直接咽进肚子, 但却像是吞食了太阳, 腹部麻木的发烫.
当他醒来的时候, 他发现自己硬的发疼. 疲惫的从床上起来, 他走进浴室, 粗暴的撸了出来. 射出来的瞬间, 他仿佛尝到了嘴里的血腥味. 他突然浑身僵硬, 心脏猛地狂跳起来.
他真的吃了狗卷棘吗?
乙骨冲出了自己的房间, 狠狠的敲着狗卷的房门. 仿佛被他大力的敲门吓到了, 狗卷很快便打开了门, 鞋子都没穿好, 睡衣松垮的搭在身上, 惊慌的看着他, 不断地问着: “木鱼花? 大芥?”
乙骨急促的喘息着, 努力平复心跳, 思索着该如何回复对方.
接着, 狗卷靠近了他, 揉着他的头发: “鲑鱼, 生筋子.”
乙骨嘴巴发干. 他伸出手捏住狗卷的睡衣下摆, 低着头, 像是个无助的孩子: “我做噩梦了.” 他看起来多么瘦弱, 害羞啊, 谁都不会猜到他在撒谎吧?
“鲑鱼, 鲑鱼.” 狗卷紫色的眼睛像梦中那样温柔的凝视着他, 下一秒伸手抱住了乙骨.
就像猎物走进了猎人的陷阱. 但是谁是猎物, 谁是猎人?
“你多大了, 做了噩梦还要找人安慰吗?” 在早会上知道此事的真希挑眉看着他.
“木鱼花!” 狗卷挡在乙骨面前, 一副鸡妈妈的样子.
“啧! 真是的, 乙骨又不是什么小孩子了, 狗卷你照顾人也要有个限度.” 真希翻了个白眼, “乙骨, 别以为我今天训练会放过你.”
“木鱼花.” 狗卷拽住乙骨胳膊转身就跑.
他们一直跑到再也听不到真希的大喊才停下. 尽管乙骨当时觉得上气接不住下气(毕竟狗卷跑的是相当快的), 但他却宁愿一直跑下去, 跑到除了他和狗卷以外没有任何其他人的地方. 也许在那里, 他真的可以重演梦中的事.
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匆忙挣脱了狗卷的手.
“大芥?” 狗卷疑惑的歪头.
“没什么.” 乙骨勉强露出一个微笑, “今天还是不要缺席训练比较好.”
“鲑鱼?”
“嗯, 我没事的.” 乙骨点头, 撒着弥天大谎.

3
伏黑惠的加入为他们的校园生活带来了一些改变, 尤其是乙骨的. 与其说是改变, 不如说是挑战.
他一直不会在意真希或者胖达和狗卷亲密的关系, 他把他们当做自己的家人. 然而伏黑惠是一个外来者. 狗卷对后辈总是很照顾, 不仅是帮助他进行体术的训练, 也会主动邀请对方加入他们., 更不要提狗卷对伏黑的玉犬也是十分喜爱.
乙骨控制不住的感到嫉妒, 内心怒吼着要那个人永远消失.
这不是一种陌生的情感, 但这是第一次这种情感如此强烈. 每当看到狗卷眯着眼睛抱着黑色的玉犬, 伏黑在一旁不知所措的抓着头发, 他总是思索着, 他是否已经被取代了, 尽管他知道这是个愚蠢的想法.
“你要是这么在意他们的训练, 就过去正大光明的看.” 真希终于在训练中忍不住了.
“我没有很在意.” 乙骨尝试狡辩.
“解决这个问题, 不然我就解决你. 胖达, 你先陪我训练!” 真希转身招呼熊猫.
乙骨叹了口气, 偏头看向狗卷和伏黑的训练. 虽然不及真希, 但是狗卷也是少见的肢体灵活矫健. 他接住伏黑的一拳两脚, 一个空翻, 踢中了对方的胸口.
伏黑倒在地上, 对狗卷巨大的力气毫无防备.
狗卷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走上前伸出手: “大芥?”
“我没事, 谢谢.” 伏黑握住狗卷伸过来的手, 站了起来, “可以再教教我刚才那个吗?”
乙骨握紧了双拳, 仿佛是在捏碎伏黑碰触狗卷那只手. 他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
狗卷注意到了他, 疑惑的眨眼: “鲑鱼?”
“真希去找胖达训练了.” 乙骨露出礼貌的微笑, “我想和伏黑训练一下, 可以吗?”
狗卷点点头, 自动退到一边.
乙骨的体术并不算出众, 但他和真希训练那么久也没有白练. 更何况, 他承认, 在最后一刻他利用了体内的咒力加强了自己的力量. 如果他真的击中了伏黑, 恐怕会震碎对方的胸口吧?
然而伏黑甚至没有被碰到, 便被这股强大的咒力震倒在地. 他惊讶的睁大眼睛: “所以五条老师说你是特级是真的?”
不等乙骨回答, 狗卷已经挡在了伏黑面前, 面对乙骨: “木鱼花!”
“抱歉, 我刚才有些控制不当.” 乙骨他继续微笑着, 暗暗咬紧牙关. 他本来就只是打算吓走对方, 如果真的重伤伏黑, 恐怕狗卷不会高兴.
“不, 请不要克制. 我想要变强, 可以一直这样和我训练吗?” 伏黑急切的问.
居然送上门来了. 乙骨再次微笑, 这次是真心实意, 带着危险的笑容: “当然.”
这便是伏黑对乙骨的尊敬的起源, 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实际上成了出气筒.

4
高层安排了乙骨出国的任务后, 乙骨清楚反抗也是毫无用处的.
这样也好, 他尝试安慰自己, 这样自己那些阴暗的想法便不会伤害到狗卷了.
其他几人并不开心, 尤其是狗卷. 他花比往常更多的时间待在乙骨身边, 总是一副低落的样子.
乙骨喜欢狗卷为他难过的样子. 紫罗兰色的眸子低垂下来, 像是失去了核心的太阳, 整个人散发着若有若无的微光. 如果能够再有几滴眼泪点缀在眼眶中, 或者白皙的脸颊上, 就更完美了, 他忍不住想. 但是他有更多方法让对方哭泣, 不是吗? 那双总是被隐藏的唇瓣一定敏感的很吧? 如果被狠狠蹂躏, 被轻轻撕咬的话, 一定会哭出来的吧? 或者将对方压在这棵供他们日常休憩的大树下, 狠狠地夺取和占有对方, 狗卷一定会受不了的吧?
我可真是糟糕的人啊, 乙骨想着, 默默收紧揽着狗卷的胳膊.
“生筋子.” 狗卷戳了戳他的手背.
“抱歉, 刚才发呆了.” 乙骨微笑.
“木鱼花?” 狗卷沉默了半晌问. 什么时候回来呢?
乙骨明白狗卷的意思: “可能是一年, 但我无法确定. 我会尽可能快的回来的.” 他承诺.
也许你不应该回来. 脑后有一个声音轻轻说. 你对他而言是危险, 也许你应该永远离开他.
“鲑鱼, 生筋子.” 要保持联系.
“好.” 关掉手机, 不要回复他的消息. 那个声音继续说.
“金枪鱼…” 不要忘了我们.
乙骨的心脏一阵钝痛: “永远不会.” 脑后那个声音和他的重叠了.

0
乙骨离开的日子终究还是到了. 真希, 胖达和狗卷和他一起到了机场.
临行前, 狗卷有些紧张的把他拉到了一边, 拉开了自己上衣拉链.
乙骨诧异的看着对方, 专注的视线让狗卷红了脸.
“忧…太.” 狗卷小心的说, 一边不确定的看着乙骨.
乙骨狠狠地咽了咽口水, 等待着下一句话.
见没有发生什么异常, 狗卷舔了舔双唇: “忧太, 金枪鱼蛋黄酱.”
那是狗卷最喜欢的馅料, 他们都知道这句话所代表的意思. 但是乙骨从意识到自己感情的一开始就发过誓, 不会让自己污染到狗卷一丝一毫.
他深吸一口气, 后退了一步: “抱歉.” 他不知道他此刻的表情是什么样的, 他只是感到浑身都在剧烈的疼痛.
狗卷的脸色只苍白了一瞬. 他抿了抿唇, 拉上拉链, 忽然转身就跑.
胖达犹豫的看了看他们, 最后决定去追跑向机场出口的狗卷.
“你怎么能这么对他?” 哪怕什么也没有听见, 真希也猜到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一直以为这两个人是互相爱慕的.
乙骨扯了扯嘴角. 是的, 他怎么能让狗卷如此难过呢? 他怎么能让他流泪, 怎么能让他失望?
因为乙骨对狗卷的感情充满了最令人恐惧的杂质, 混合着肮脏的欲望和极端的占有欲. 这一次, 甚至无需任何咒力, 那便已经是最为强大而邪恶的诅咒.
他转过身, 开口, 说出了那个诅咒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