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幸运饼干

Work Text:

“今天出去吃吧?”韩洙元凑过来跟李东植说。

“中午不是还有点剩菜吗?出去吃多麻烦。”李东植懒在沙发上,一点也不想动弹。

“出去吃吧。”韩洙元没听见李东植的拒绝似的,把叠好的衣服放在李东植脑袋边上,“想吃什么都可以。”

“想吃家里的剩菜。”消极抵抗,李东植一点也不按常理出牌。

韩洙元没说话,只把衣服又往嘴边推了推。

……

李东植忍无可忍地从沙发上坐起来,把衣服往旁边一扔,“所以说为什么又突发奇想要出去吃啊。”

“就是,那个呗,”韩洙元笑了笑,“纪念日呗。”

 

稀里糊涂,蒙头蒙脑,就这样被拉到餐厅。李东植这回是真的不吭声了,纪念日?什么纪念日?哪个纪念日?

掰着手指头算,周年纪念日上上周刚过过,生日的话一个已经过了一个还没到,最近也没什么情人节吧?情人节,白色情人节,黑色情人节,银色情人节,绿色情人节,东方情人节,复活节万圣节圣诞节。

李东植数到一半就开始烦躁了,所以说现在的年轻人到底是为什么致力于创造这么多的情人节,还非要把所有不相干的节日也都变成情人节,最离谱的是上次李东植还知道了居然有个什么劳什子葡萄酒情人节。

偏偏,韩洙元似乎很热衷于这些纪念日,年轻人似乎都喜欢这样的纪念日,找一个由头,摆一个排场,要求李东植休息一天只陪他一个人。然而这也导致李东植真的有点不确定今天是个什么纪念日了,难不成他真的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于是吃饭的时候也难得安静,虽然不屑于搞这些,但当然不愿意见韩洙元不高兴。也不好直接问今天是哪个纪念日,所以只好老老实实吃饭。

“今天怎么这么安静?”韩洙元喝了一口汤,“饭菜不合胃口吗?”

“没有,”李东植用力吸了一大口汤,发出不雅的声音以证明自己没有异常,“就是突然想吃西餐了,下次去吃那个吧。”

他记得韩洙元好像不喜欢吃这些东西。

韩洙元笑笑,“好啊,那明天去吃吧。”

“喂,小子,你那点工资是给你这么耗的吗?”李东植抬头瞪了他一眼,“别好像每天都是纪念日。”

韩洙元微微一愣,李东植紧接着心里头就骂了一句操。

操,明天该不会也是什么纪念日吧。

韩洙元没多在意,把餐桌旁给小孩的饼干篮放到李东植面前,“幸运饼干,要试试吗?”

李东植随手抓了一个,眼看着韩洙元掰开了饼干他才慢悠悠地撕开包装,刚瞥一眼就顿住了。

“今日与其他日子不同,今时与其他时刻不同*。”

看着这指向性太明显的话语,李东植可疑地僵硬了。半晌才勾勾手指,“你抽到的是什么?”

韩洙元把纸条却叠了叠放进口袋了,“自己抽到的祝福语给别人看就不灵了,除非你先告诉我你抽到了什么?”

李东植轻哼一声,也揉成一团揣进兜里了。

然而这疑虑却越来越大。

连两个人逛夜市的时候李东植都开始走神了,今天到底是个什么日子?他上下打量着韩洙元,活像要把他那点专业素养全用到韩洙元身上似的。

笑的很自然且开心,不像是为了过情人节那样的日子而过,感觉好像是个更私人的纪念日。

……好像不是周年纪念日那样隆重的纪念日,否则韩洙元不会这么轻松,前几周过周年纪念日的时候韩洙元穿了一身高定,吓得李东植还以为他要跪地求婚了。

鉴于那是在大街上,如果韩洙元真的那么做了会变得很吓人。

不是那么大的纪念日,也不是那么小的纪念日,是私人但是又不很严肃的,李东植头顶上肉眼可见地冒出一连串的问号来。

所以今天到底是个什么日子???

“今天……”李东植就快忍不住要直接开口了,然而看到韩洙元询问的目光时又变成了一声干咳,“今天这么好的日子,要不要去喝点酒?”

 

一瓶烧酒,一小碟炸的酥酥脆脆的猪油渣,李东植破天荒没自己开喝,而是先给韩洙元倒了一杯。韩洙元倒真有点受宠若惊,他知道对李东植来说自己有的时候说不准还不如酒重要,于是当然一仰头就喝掉了。

“慢点。”李东植看着韩洙元晶亮的双眼,慢慢地,露出了一个邪恶的笑。

计划很成功,一个小时后他就得到了一个红通通的韩洙元,扛着人东倒西歪地回家,一鼓作气扔到床上。李东植喘了口气,擦了把汗。谁能想到呢?当年广搜队的精英李东植警卫,居然今天要把人灌醉了就为了知道今天究竟是个什么他妈的纪念日。

“洙元啊。”李东植坐到韩洙元身边,把他的额发从脸颊上拨开。

或许是他的手太热,韩洙元翻了个身躲了过去,把脸埋在清清凉的被子里,含含糊糊地应一声,“嗯?”

左想右想,右想左想,李东植很谨慎地问他,“现在说的话,你明天不会记得了对吧。”

韩洙元抱着枕头,乖乖地摇头,“我喝多了。”

李东植就放心了些,“那……你告诉我,今天到底是什么纪念日?”

韩洙元起先没反应,过一会儿,慢慢地,慢慢地,笑了起来,“今天是李东植先生没有和韩洙元分手的七十七天纪念日。”

什么?什么什么跟什么?李东植一下子头就大了,他想,喝多的不是我吧?我就喝了一杯啊?

韩洙元又笑,凑过去亲了一下李东植的脸,再离远了些细细端详,然后一仰头躺回床上。他说,“李东植,我真喜欢你。”

李东植觉得有点糟糕了,他好像把人弄的太醉,只好又去推他,“你说清楚,这么长一大串是什么意思?”

韩洙元只是笑着,把头埋进枕头里,那模样跟傻了没区别。或许没有人能拒绝一个讲了一半的故事,李东植急的酒精上头,想把韩洙元的脑子剖开来看看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每次都觉得要被分手了,”韩洙元忽然缓缓地开口,“因为挑食没有吃掉碗里的菜说时候,太担心李东植所以一直跟着李东植去聚会的时候,觉得李东植一直在看漂亮女孩所以无理取闹的时候,花钱太大手大脚的时候,不小心出任务受伤但是没有告诉李东植的时候,每次惹李东植生气的时候,每次和李东植吵架的时候,都觉得要被分手了。”

韩洙元侧了脸,把眼睛从枕头里露出来,定定地看着李东植,“但是每次李东植都没有跟我分手。以为要被分手的时候,李东植都很好地忍了下来,所以在日历上定一个纪念日,没有分手的第一天、第十天、第七十七天,每一天都会比之前的一天更喜欢李东植,因为太喜欢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所以就和李东植出去过一个纪念日。那样的话忍不住的喜欢就会抒发出去一点点,就是那样的纪念日呗。”

李东植愣愣的,看韩洙元的眼睛,那里头好像有个年轮,在每一天的日期下都画一个小圈。

每一天,都是想和李东植先生一起过的纪念日。

“所以就是为了这个今天才一直灌我的酒吗?”韩洙元忽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李东植也会有不好意思直接问人的时候吗?”

他伸手放了什么东西在李东植的手心,李东植低头把那个小纸条徐徐展开。

一个喜欢你的人在看着你,不要让TA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