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PARALLELS

Work Text:

01

铃声响起的第二声,李江勋已完成了从打开床头灯到坐起接听的一系列动作。
“教授。”
电话没有存储来电的信息,但李江勋还是从对方微颤的尾音里,一下就辨识出了对方的声音——是金星铉,科室里最勤恳刻苦却也被李江勋骂得最惨的那个实习生。
李江勋当然知道科室里的年轻人都在议论什么:
李教授不喜欢金星铉,不是因为他内向也不是因为他木讷,单纯是因为……金星铉的长相,撇开兔唇手术留下的隐约痕迹,实在是与李教授十分相近。
不如说,李教授讨厌与自己相似却被标识上了残缺印记的人。
李江勋不屑去解释,当然呆板性格的金星铉也未曾斗胆来问过,但凡他问了,就会知道,李江勋讨厌的,不是“残缺的自己的可能性”的样子,而是讨厌他因为早已不明显的兔唇矫正手术而卑怯瑟缩的弱者模样。

“说话!”李江勋扶着头,从沉睡中醒来的喉咙还带着沙哑的痕迹,于是连对方凌晨惊扰了自己好眠的怒火都被压下了几分。
“教授,我……接手一个患者。”金星铉终于说出了他的第二句台词,却激恼起了李江勋更大的怒火:这一周实在是高度负荷——出差、授课、讲座、电视宣传、三台重要手术连轴转,今晚是他第一个连备值都不是的完全的休息日,而实习生打搅他睡眠打来的电话,却只有废话。
“狗崽子你的书都读到哪里去了,医生遇到的不是患者还能是什么……”
“教授……”金星铉仿佛没有察觉他的教授堵在嗓子眼里的一堆脏话,自顾自地喃喃:“我接手了一个患者,从……杀人抛尸的现场。”

 

金星铉今晚同样不当值。
他会出现在那条小巷,纯粹是实习生恶魔72小时轮值高压后的放空后遗症,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兜兜转转迷失在城市不知名的巷宇中。
所处之地明显是城市改建项目的一环,没有住户的老街,甚至没有几盏街灯,逼仄阴暗得令他胆寒,让他想起了大学时期在雨夜被人伏击的恐惧。
就在他寻觅出路的时候,远处狭窄的巷口竟然挤进来一辆车。
说竟然,是因为除了远处一盏街灯的照亮,黑色的现代车本身并没有开启前照灯。
出于本能的,金星铉缩在了无人空宅的屋檐下,巷子实在太安静了,能让他清晰听见车上下来了两个男人,窸窸窣窣的动静,随后是后备箱打开,并抛弃重物的声音。
“这小子还活着。”
让金星铉汗毛竖起的,是其中一个男人几乎是玩笑的声音,他惊得捂住了自己的嘴,下意识地又往墙的暗影里躲藏了一些。
另一个男人略略扬起声音,似是询问“要干脆解决掉吗大哥?”
金星铉听见车窗摇落的声音,以及低沉而冰冷的第三个男人的答复:
“不用浪费力气在这小子身上。”

金星铉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浑身在打抖。
大学遇袭时的濒死感笼罩着他,甚至于——有过之而无不及。
车子离开不知多久后,金星铉才僵硬地从阴影里走出来,他看到了鼓掌而闪烁的昏暗街灯下,一具软绵绵蜷缩着的身体。
这时医生的本能才令金星铉回血,他冲上前,翻平对方身体,一面拨打自家医院急诊中心的电话——毕竟最近的医院就是,一面探查对方的颈动脉——尽管微弱,但对方,还活着!
是一个黑瘦的男人,灯光照印下只能微弱看清对方染着浅浅的杂色的发,摸向右腹肋处就能探到粗糙裹卷着的纱布,还有浸染出来的鲜血。
金星铉脑海里立刻浮现了一个可怕的猜测,但他无暇整顿思路,慌乱地放下呼救电话后,又担心对方有其他没发现的创伤、担心呼吸阻塞,忙摆正对方头位,试着为他检查气道通畅,这时金星铉才第一次在暗光里看到这个男人的长相:

就算眉眼紧锁也能感受到的,清瘦的,和自己,十分相近的面容!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