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ccident Happens

Chapter Text

01、

      “叮铃铃……”没玩没了的手机铃声不知疲倦地响着,还在睡梦中尚未完全苏醒的Jared闭着双眼慢慢摸索着床头的手机,挣扎着睁开一只眼睛接通电话,“Hello……”

      一出声才觉察到自己的声音有多沙哑,电话那头传来了Cliff带着些许怒气的声音,“嘿Jared,你在哪儿呢?都已经中午了!昨天Kim是说今天早晨可以不用开工,但是两点必须要到片场啊你都忘了吗?还有你和Jensen在一起吗?我给他打电话打不通,总之你们赶紧收拾好,半个小时后到片场!”

      Jared根本没来得及回话那边就挂断了电话,把手机凑到眼前才看见已经下午一点多了,“操!我怎么会睡得这么死。”

      身边突然传来了无意识的哼哼,Jared转过头正好对上身边人正努力睁开的迷蒙的双眼,一瞬间空气就像凝固了一般,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一般完全不知所措……

 

前一天晚上

      Eric在他们下午拍完戏之后带给了他们一个好消息,“我宣布Supernatural第二季被续订了!”

      一开始Jared和Jensen接下这个剧本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把握能被续订,直到第一集播出收到了很多好评之后才想着可能有幸会被续订一整季,没想到的是他们竟然也顺利地被续订了第二季!

      整个剧组为了庆祝决定推迟晚上的戏,一起出去喝一杯享受一下这个美妙的夜晚。Eric、Kim和Winchester家的三个男人以及Cliff和剧组的几个摄像都一起去了离片场不远的酒吧。很显然的是,Jared作为整个剧组里年纪最小的人还没学会怎么控制自己在这种场合玩得尽兴却又能保持清醒。所以,在接近凌晨的时候Cliff叫了辆出租把已经醉得不省人事的Jared和还勉强算清醒能稳当走路的Jensen送到了他们的公寓楼下,一直看着他那电线杆一般的男孩儿整个人挂在稍年长的Jensen身上摇摇晃晃地进了电梯才放心地往自己的住处返回。

      好在现在这个时间整个楼道和电梯间除了他们再也没有其他人,要不然Jensen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向围观人群解释现在有一只大型树袋熊整个身体都挂在他身上还说着他完全听不懂的语言。Jensen扶住怀里的这只大型生物,甩甩头凑近墙上的数字按键眯着眼睛找了半天才找到他要去的楼层数字,还好他还没有醉到不记得他们住在几楼。

      Jensen费了好大的劲儿才终于把Jared连拖带拽地拽到他的门口,从Jared的口袋里摸出了钥匙找了半天的锁孔艰难地打开门,把Jared推进去转身关上门。Jensen刚一转回来就看到Jared闭着眼睛正朝着地面向下倒去,迅速地伸出手一把抓住Jared的衣服拽回来,结果用力过猛让Jared整个人重重地撞进了他的胸膛。

      “操!”Jensen一瞬间觉得他的人生就要完结了,而且原因竟然是因为被和自己工作了一年的同事撞死在了门上。

      Jensen想一把推开身上的重量,可是他又怕刚才的事会再次发生,只好轻轻推开Jared的后背让他转过身来面对着自己好让自己能更好地扶住他。这一撞让Jensen清醒不少,可是Jared依然不省人事,被Jensen转过身来的Jared闭着眼睛把脸埋在Jensen的颈窝。呼出的热气搔得Jensen整个肩膀一阵酥麻,他的双手穿过Jared的腋下正要把他拽到床上去却感觉到脖子上传来的湿湿的触感,“你不是流口水了吧Jared?”

      很快反应过来不对,不是Jared在流口水而是在舔他的脖子,“What the……”

      还未说完的句子被Jared堵进了他的喉咙,他回过神来的时候Jared正在亲吻他的嘴唇,与其说亲吻倒不如说是舔舐更合适。因为Jared的动作毫无章法并且一点儿也不浪漫,他伸出舌头一遍又一遍舔过Jensen丰润的嘴唇和下巴,嘴里还呢喃着:“好甜……糖果……”

      “Jared……”Jensen不敢推开Jared,因为他一定会像刚才一样摔倒在地上,他可不想把自己的同事摔成脑震荡,可是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做,“Jared,你先停下来,我是Jensen不是糖……”

      话还没说完就再次被Jared打断,这次Jared直接把舌头伸进了他的嘴巴开始真正地亲吻他。至少这次他已经知道我不是糖果了。Jared的身体紧紧贴着他,他能感觉到他们裤子下的性器都已经勃起正抵着彼此。

      Jensen是在Jared把手伸进他衣服里的瞬间才按住他的头终于用力吻回去,Jared修长的手指在Jensen的衣服下胡乱摸索,想伸进他的裤子里可是却又不知道怎么解开他的皮带和拉链,只是在Jensen的牛仔裤外一遍又一遍摸过他的勃起急躁地像个小狗发出了不明所以的声音。Jensen被Jared撩拨地早就起了火,看到这个傻瓜心急如焚又不知所措的样子更是让他想把Jared压在这里狠狠地操进他的身体。

      Jensen放开Jared的嘴巴笑着拍拍他的脸颊,“嘿,别着急。”

      Jared皱着眉头发出不满的声音,Jensen自己动手解开了皮带后正要去解Jared的皮带的时候,面前的人就已经低下了身子跪在了地上,一把拉下他的内裤双手握着他硬挺的阴茎毫不犹豫地含进了嘴巴。

      “Fuck!”突如其来毫无预警的刺激让Jensen差点儿咬断了自己的舌头,醉酒的缘故再加上Jared带给他的震颤让他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仿佛在云端上行走。

      低下头看着Jared像吃棒棒糖一样一次又一次地把自己的阴茎吞进嘴巴,Jensen此时此刻倒是真的有点儿怀疑Jared是不是清楚地知道他嘴里的到底是什么,因为他吞进自己阴茎的动作看起来是真的太过迫切和饥渴。眼前的景象让他和平日里那个爱笑爱玩爱吃糖果的大男孩儿完全无法联系起来,越想他越觉得自己是在趁机占便宜应该赶紧停止这场闹剧,可是当他低下头再次看到Jared舔过他的龟头的时候,上帝啊,他真的无法拒绝这张嘴唇。

 

      Jared在用力地吮吸了一下他的龟头后,他就毫无准备地射进了Jared张开的嘴巴,“哇哦!”Jensen不由得感叹,他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这样的高潮了,而且这也是第一次把精液射进对方的嘴巴里。

      Jensen拉起Jared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又被Jared吻住了嘴唇,可是重要的是刚才不小心沾到Jared嘴角和下巴的精液此时此刻全都被他吃进了嘴里,Jensen推开Jared扭过头闪躲着Jared的亲吻。       Jensen把嘴巴里属于自己的东西吐到了地上推着Jared的肩膀不让他再把嘴巴伸过来,可是喝醉的Jared完全不懂他为什么这样做,只是奋力地想要再次吻上去却因为被阻挡而急得哭出了声。

      Jensen用手抹了一把嘴唇也顺带着擦干净了Jared的嘴角,“OK,我们把你弄到床上去好吗?”Jared再次扒住Jensen的脖子整个人跳了上去双腿环住他的腰,虽然他很高但是又很瘦所以Jensen倒也没有觉得特别吃力就双手托着他的屁股一路抱到了床上。

      小心地把Jared放在床上就要起身离开可是却被Jared勾住不能动弹,“放开我Jared。”

      Jared的手向自己的裤裆摸去,扭着身体哼唧:“难受……”

      Jensen顺着Jared的手看过去这才发现身下这个傻瓜早就把牛仔裤撑起了一个小帐篷,想到刚才Jared为自己做的,他实在没有理由把这个小傻瓜晾在这里,“好吧,让我来帮你。”

      Jensen解开了Jared的皮带把牛仔裤和内裤一起从他修长的双腿上脱下来,Jensen握住Jared硬得发烫的阴茎慢慢靠近嘴唇,在他还没碰到的时候就被Jared抓住了手伸到了他身后的穴口,“这里……”

      这可是Jensen没曾想到过的,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个他这个将近两米的大个子同事竟然会对他要求这个,Jared迟迟等不到Jensen的动作急得直哼哼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做。

      “Shh……我在这儿呢,让我来。”Jensen扶着Jared的屁股让他转过身跪趴在床上,终于Jensen能清楚地看到了他身后的穴口。Jensen掰开他的臀瓣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之前从来没有机会感受过,此刻才知道Jared有一个多棒的屁股,柔软又紧致的臀肉在他的手里——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种感觉。

      Jensen伸出舌头舔上了Jared的穴口,刚一触碰到那圈褶皱Jared就发出了一声呻吟,Jensen像受到鼓励一般更加用力地舔舐着他的穴口,用舌尖一次次地戳刺着那个小洞。Jared的脸埋在枕头里发出阵阵呜咽声,Jensen能感受到身下人的整个肌肉都紧绷着浑身颤抖,他从来没有像此时此刻这样对性爱这般地渴求过。

      不知道过了多久,Jensen的舌头终于离开了Jared的穴口沿着他的臀瓣一路舔上去来到他的耳后,“有润滑剂吗?”

      Jensen低沉而性感的声音带着浓重的酒气让Jared整个耳朵直至肩膀除了酥麻什么都感受不到,Jared从枕头里抬起脸颤抖着说:“抽屉……”

      不错嘛,即使醉了还记得润滑剂放在哪里。Jensen起身打开床头的抽屉,翻翻找找只看见了润滑剂却没有看到安全套,家里准备了充足的两管润滑剂却没有一个安全套?Jensen暗自腹诽,看来他对他的同事还有许多需要了解的地方,至少这是一个开始不是吗?

      带着冰凉的润滑剂的手指伸进Jared穴口的那一瞬间Jensen差点儿就要忍不住直接抽出来把自己的阴茎操进去了,而Jared只是把自己更深地埋进枕头里,紧紧抓着床单的手背已经青筋暴起。没用多长时间Jared就已经能轻松容纳Jensen的三根手指了,Jensen抽出手指拉着Jared翻了个身让他躺在床上面对着自己,一只手扶着再次勃起的阴茎在Jared的湿漉漉的穴口轻轻地绕着圈磨蹭,另一只手固定住Jared的头俯下身子趴在他的耳边轻声问道:“你想要我操你吗?”

      Jared的屁股不自觉地向前伸只想多感受一点Jensen的灼热,双眼紧闭着沙哑着嗓子回答:“操我……求你了……”

      “想让谁操你?”

      “你……”

      “我是谁?”

      Jared此刻的大脑里没有任何有关的信息,他不知道他身处何地他不知道现在是白天还是晚上,他只知道如果身上的这个人再不操他他就会死掉。Jared被欲望逼迫的生理泪水从眼角缓缓流下,胡乱摇着头哭喊,“我不……我不知道……”

      “嘿,看着我Jared。”Jensen轻拍着Jared红红的脸颊,“睁开眼睛看着我,我是Jensen,我要你记住马上要给你一个绝妙的性爱体验的人是我。”

      “Jensen……”Jared睁开眼睛试图把眼前的这个身影聚焦在一起看清楚,他们的距离太近了,他的手指颤巍巍地抚摸Jensen的眼睛,“Jensen,你是Jensen,求你操我……”

      Jensen咧开了一个笑容,在亲吻Jared嘴唇的同时也把硬挺的阴茎缓缓推进了他的后穴,Jared的尖叫和呻吟全都尽数被Jensen吞进喉咙。因为酒精的麻痹Jared尽管已经很久没有做过了倒也没有感觉到太多的疼痛,两条胳膊攀在Jensen的肩膀双腿圈住他的腰身让他能更深地进入自己。

      而Jensen平日里的耐心在此刻全都消失不见,他的舌头粗暴地在Jared的口腔里翻搅,粗大的阴茎一次又一次快速且用力地在Jared的后穴抽插,精准地戳弄到Jared的前列腺,后背承受着他因为刺激而留下的抓痕。可是此刻他完全感觉不到疼痛,他只知道躺在他身下被他操弄的人有多甜美,他们的身体那么契合,那被紧紧包裹着的感觉有多么难以言喻。

      很快Jared就在完全没有触碰阴茎的情况下尖叫着射了出来,他的射精持续了好几秒,甚至有一些溅到了Jensen的脸上。当Jensen即将第二次高潮的时候他咬住了Jared的肩膀,Jared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尖叫牙齿咬着下唇默默承受着Jensen在他的肩膀上留下牙印。Jensen没有抽出来而是射进了Jared的身体,Jared的双腿疲惫地垂下来,双手也放开了他的脖子整个人瘫倒在床上闭上了眼睛。Jensen在他的身体里停留了好久在听到Jared传来轻轻的鼾声之后才抽出来翻身躺在旁边给两人盖上被子,他的胳膊环住Jared精瘦的腰嘴唇贴着他的肩膀很快进入了梦乡。

 

此时此刻

      Jensen很快就回忆起了昨晚的一切,而Jared只是下意识地把被子拉得更高挡住自己赤裸的身体怔怔地坐在那里,后穴传来的疼痛真切地告诉了他昨晚他都经历了什么,可是他依然记不全所有的细节,脑海里只有一些零零碎碎的小片段。比如他似乎有跪在门口给Jensen口交,他好像还告诉了Jensen润滑剂在抽屉里,甚至他还在Jensen的身下哀求着让Jensen操他……

      Jensen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岔开话题,“刚才是谁的电话?”

      “Cliff,他让我们在两点之前赶到片场。”Jared因为嗓子痛只能小声回答着他,可是依然头低着没有看向他。

      “现在几点了?”

      “一点多了。”

      “该死!”Jensen掀开被子下床捡起散落一地的衣服随便地套上,Jared不自觉地转过身来看着他,看着他赤裸着身体毫不避讳地背对着自己一件件穿上衣服,Jared清楚地看到Jensen后背深深浅浅的抓痕,瞬间他的脸上泛起了红晕,他就算不记得可是也知道这是自己留下的,他竟然像个女孩儿一样在对方的背上留下了抓痕!

      “你也快点收拾吧。”Jensen穿好衣服转过身来面对着他,Jared立刻把头扭回去,Jensen看到了他的动作只是笑笑,“这件事等回头再说,我们片场见!”说着Jensen就拿起外套打开门离开了。

      Jared走进浴室水流从喷头滴下来,肩膀上传来一丝疼痛他这才走到镜子前看清左侧肩膀上一个不深不浅的齿痕,想起自己给Jensen后背留下的痕迹,“至少也算扯平了。”Jared揉揉吃痛的肩膀重回到水流下红着脸把手伸进红肿的后穴清洗着Jensen已经干涸的精液,越想Jared越觉得羞愤,又咬他又操他射进去还不给他清理……

 

      等到Jared急匆匆赶到片场的时候,Jensen已经穿戴整齐神采奕奕地准备他们今天要拍摄的部分了。没有顾得上像平常一样闲聊他们就被化妆师化好妆推进了他们要拍的那个旅馆小房间。

      其实两个人在之前就已经很熟悉剧本了,Jensen在Jared来之前还有时间又复习了一遍,可是Kim一喊“Action”,刚说了两句话之后Jared就卡壳了。原本Jensen还是很顺利的,可是在能想到Jared是为什么不在状态之后再面对着他说台词倒也真的觉得有些尴尬了。当这段很简单的对话卡了三次之后Kim有点儿不耐烦了,“嘿,你们两个怎么了?”

      “抱歉Kim。”Jensen看了一眼Jared后回答道:“就是昨天喝得太多了所以现在还有点儿头昏脑涨的。”

      “Jared这样我还可以理解,毕竟他酒量不怎么样而且昨晚也确实醉得很厉害,可是你不应该这样吧?”

      Jensen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Kim说得没有错,至少他能清楚地记得昨天晚上的每一个细节,而且他现在也没有任何宿醉的后遗症。Kim见他不说话再看看一旁低着头一脸犯了错的小孩样子的Jared也就心软了,“算了,休息一个小时你们去吃点儿什么乱七八糟可以醒酒的东西然后好好看看剧本,咱们等会儿再拍。”

      Jared点头道过谢后就离开了这个小房间进了他的拖车,Jensen都没来得及说句话眼前就没了人影,Jensen看着被Jared用力过猛而重重撞上墙壁的门摇了摇头,“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