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ccident Happens

Chapter Text

番外一

警告:Phone sex!道具提及!Dirty Talk!

    

      Jensen从来没觉得有一天他竟然会抱怨他的假期时间过长,因为他们的剧只播了一季所以也并没有很多活动需要他们参加,三个月的假期对他来说不像以往地舒服而是难捱的煎熬。

好吧,他承认温哥华的冬天对他来说很冷,他也承认每天拍戏8到10个小时真的很累,可是该死的他现在就是想回去,想见到Jared,想和他挤在一张床上,想对他做很多很多不可说的事。

      他已经是28岁的成年男人了,可是现在却像个18岁的蠢男孩儿一样,每天醒来的时候想到的是之前在Jared醒来时看到那漂亮的睫毛盖在眼睛上的样子。吃着母亲做的饭想的却是Jared大口咬汉堡的样子,晚上一个人躺在床上时的心情更加不用说了,几乎每天的晚上都是伴着自己勃起的阴茎入眠的,有时候会想着Jared的样子手淫,而有时候他就干脆不管它,毕竟在幻想中的高潮过后只会更加空虚。

      回到家里第二周的时候Jensen觉得自己就快要发疯了,他从来没有这么强烈地想念过一个人。这天晚上Jensen早早地摆脱了几位朋友的热情纠缠,晚上一回来就迫不及待地冲进了房间锁上了门。仿佛像在军队一样争分夺秒地脱掉外套和鞋子后就扑到床上拨通了Jared的电话,短暂的嘟声后那边接起了电话:“Hello!”

      “嘿!”刚才的仓促动作让Jensen有些气喘,“你要睡了吗?”

      “刚洗了澡,准备看会儿书然后就睡了。”Jared调整了一个舒服点儿的姿势靠在床头继续说道:“你怎么了?找我有什么急事儿吗?听你声音好像很着急。”

      “我想你了Jared。”

      Jared忍不住笑出声,“你昨天已经说过了Jensen,包括前天、大前天和之前的每一天。”

      “怎么?你这么快就已经对我不耐烦了吗?”

      “没有啊。”Jared有那么一瞬间突然觉得自己才是这段感情中年长的那个,而Jensen似乎才是那个需要时刻安慰的人,“只是以前没想到你在恋爱之后会变成这样。”

      “不是恋爱之后会变成这样。”Jensen一只手拿着电话用另一只手一个个解开衬衫的扣子,“是喜欢上你之后才变成了这样。”

      “噢……”谁能想到仅仅是一句简简单单的情话却能让Jared又红了脸。

      “你刚洗完澡是吧?”电话那头传来淡淡的一声回应,虽然Jensen也很想继续和他的恋人说一些蠢透了的甜言蜜语,可是今天晚上他有更想要做的事,“我猜你现在一定闻起来很好,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家里的洗发水和沐浴露是什么味道的呢。”

      “我也不清楚,我妈妈买的,放在那里我就用了,反正没有什么怪味。”

      “你现在是不是只穿了一条内裤?”话说到这里Jared才反应过来Jensen今天打电话过来绝不仅仅是跟他说想念道晚安那么简单。“我穿了睡衣的。家里还有我父母和妹妹呢,我怎么可能只穿着一条内裤到处跑。”

      Jensen已经成功地脱掉了衬衫,手指开始向牛仔裤进发,“那现在去锁上你的卧室门,把睡衣脱掉躺在床上。”

      尽管他已经猜了个大概,可是还是要再确认一下对方是不是真的要和他做那件他以为的事,“你要干什么?”

      “我觉得,你已经知道我想要做什么了。”

      Jared咬着嘴唇短暂地犹豫过后走到门口锁上了卧室门,接着又走到桌子前打开了音响放了一首不算特别吵闹但是也足够掩人耳目的摇滚乐,然后才从脖子上拽掉睡衣踢掉睡裤重新回到床上拿起电话,“我好了。”

      “过去几天你有想过我吗?”Jensen用一只手灵巧地解开了皮带,“我是说,在性这方面。”

      “啊?噢……”Jared吞吞吐吐着没有正面回应,Jensen拉开了拉链把手伸进了内裤,“我就当做是有过了。”

      Jensen往后靠了靠,听到电话那头隐约传来的音乐声突然就笑了,“你是因为怕等会儿叫的声音太大所以才开了音乐吗?”Jared因为这句话脸更红了,甚至内裤里的阴茎因这可能,哦不,一定会出现的事而抽动。

      “你还想得挺周到,我保证你这个音乐没有白开。”Jensen的阴茎在右手的动作下渐渐硬挺,“你为我硬了吗Jared?”

      “是的。”想到已经锁了门的事实Jared索性直接脱掉了内裤赤裸着躺在床上。Jensen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继续问道:“你上次高潮是什么时候?”

      “昨天早晨……我醒来前正在做梦。”

      “你梦到了什么?”

      “我梦到了你……你给我口交……”Jared用修长的手指包裹住阴茎,想象着那是Jensen湿润的嘴唇。

      “哈,不赖嘛。告诉我你的感觉,告诉我你梦里的每一个细节。”

      “我们刚拍完一场戏,Kim说下场戏还需要再准备一下场地,然后你就把我拉到了拖车里面。”Jensen的脑海里不禁也开始演示起了这个画面,不得不说他很喜欢这个主意,也许在他们7月份开始拍摄第二季的时候他会很愿意时不时地来这么一出。

      Jared继讲述他昨天的梦境,可是明显声音里已经多了一分急促,“你没说一句话就把我抵在门上跪下去给我口交。”

      “告诉我我用了多久的时间让你射了出来。”

      “我不知道,反正我醒来后我的内裤已经被毁了。”

      Jensen的阴茎在手里完全勃起,“听起来真性感,光是想着这个画面我就已经硬得像石头了。你现在在想着什么?你的阴茎在我嘴里还是我的阴茎在你的嘴里?你已经把手指伸进你的小穴了吗?”

      “没有……”

      “现在代替我把手伸进去Jared,我猜你的卧室里应该有润滑剂吧。”

      Jared从床头抽屉里拿出一管润滑剂,而此时看起来两只手完全不够用,只好把手机摁开了免提,在屁股下垫上一个枕头摆好姿势向后穴伸进一根手指。“你有振动棒或者假阳具吗?”

      耳边突然传来的大了很多的声音让Jared瞬间心揪了起来,卧室外面应该不会听见吧?他可是开着摇滚乐呢,肯定不会听见的。这么催眠着自己Jared才回到Jensen的问题上来,“我承认有时候我是有点饥渴的,可是我也没有饥渴到那种地步!我从来没有用过玩具Jensen!”

      虽然看不到可是Jensen完全想象得到电话那头一只手指埋在后穴一只手握着阴茎,因为害羞和生气而脸红的样子,Jensen忍不住大笑,“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想要性很正常想要享受高潮更加正常了,改天我就送你几个玩具寄过去,或者直接可以当作给你的24岁的生日礼物!你喜欢这个主意吗?”

      “你知道吗,如果你再这样贫嘴我可能在我生日之前就要和你提出分手了。”

      “那怎么行!况且和我分手了你不是更需要那些玩具来满足你了吗?”

      Jared仰望着天花板,忍不住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我现在可以挂断电话吗?我开始后悔答应你这个愚蠢的提议了。”

      “你伸进几根手指了?”

      “两根。”Jared都没注意到在刚才和Jensen斗嘴的十多秒里他竟然没有停下用手指操进自己的屁股。

      “这样你还说你不爱这个主意吗?你绝对比你想象得要爱。”

      无奈地意识到Jensen说的似乎是对的,“闭嘴!”

      “我这几天在家没事的时候在网上搜了很多有关于同性性爱的东西,毕竟对于这方面我还算是个新手,不过有趣的是我倒是真的还蛮喜欢一些有意思的小东西的。”Jared默默地在心里暗自腹诽,不知道他的男朋友又看到了一些什么东西,但是有一点他可以肯定,就是不管是什么东西,最终的都是用来欺负他的。

      “你知道我从来没和女孩儿尝试过这种性爱,所以有些东西虽然一直都知道但是也没见过,比如肛塞,我真的很想看着你屁股里塞着我亲手放进去的肛塞在片场完成每一场戏。你喜欢那样吗Jared?那样拍完戏回去之后我就根本不用给你扩张可以直接轻而易举地插进去。”

      Jared没有撒谎,他确实从来没有用过任何的玩具,但他在网上见过那些玩意儿,有些说实话是他永远都不会尝试的,但是有些他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冲动想要去试试,这其中就包括肛塞。“你的粉丝知道在你那么一副正经的面貌下面脑子里装的东西都有多变态吗?”

      “嘿!这根本算不上变态好吗?尤其是在我看到了网上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道具之后,这已经算是最普通的了,而且我猜你的粉丝也不会知道他们的偶像会在听到要被塞上肛塞之后硬得更厉害。”

      “Fuck!”Jared在后穴里伸进了第三根手指,另一只手也没停下加快了撸动着阴茎的速度。

      “我就知道。”Jensen因为Jared从唇间溢出的呻吟掐住根部才没能瞬间射出来。“你要射了吗Jared?仅仅是听着我可能要对你做的那些事你就已经硬得发痛了是不是?”

      “嗯……”Jared的双眼紧闭着,下唇被牙齿咬得发红,“我想……”

      Jensen握着电话的手用力到骨节都泛白了,耳边Jared的喘息和不合时宜的摇滚乐搭在一起却成了此刻最强效的催情剂。Jared的三根手指在后穴里用力地抽插分剪,滚烫的阴茎也到了射精的边缘,“说句话Jensen,说点什么,我需要你……我需要听到你的声音。”

      “你就要射了吗宝贝?我也快要射了,你都不知道你的呻吟有多性感,我希望我现在操的不是我的拳头而是你的屁股,我敢肯定那绝对会比现在的我要美妙一万倍!你是不是也这么想的Jared?你是不是也希望你屁股里的不是你的手指而是我粗大的阴茎?”Jared的呼吸因为这一连串的下流话变得更加急促,如果没有音乐做掩饰恐怕从楼下客厅都能听到他的浪叫,“回答我Jared。”

      “是的Jensen……”

      “从你嘴巴里听到我的名字,太美了。我就要射了……为我高潮Jared,我想要听着你高潮宝贝。”

      “嗯……啊……”几乎是同时电话两头都传来了一声呻吟,甚至都无法比较谁的声音更大一些,两个人的精液沾满了他们的手。

      高潮过后是短暂的沉默,从电话里只能听到两人粗重的喘息和仍在继续的音乐,Jensen先调整了呼吸说道:“刚才真是我经历过最性感的事情之一了。”

      “好吧,我没法跟你争论这个。”

      “我们最好该去清洗一下了,我想你Jared,等不及想要见你了。”

      “我也想你,晚安Jensen。”

      “晚安。”

 

      简单地清理过后,Jared还给自己的屋子喷了点儿香水,他可不想一会儿被妹妹闯进来闻到浓浓的精液味道。想要下楼去拿点儿饮料的他刚一打开门就碰到了从另一间屋子里出来的戴着耳机的妹妹,“嘿!”

      “伙计,你真的得适当压低一下你的声音,我不想在我看书的时候身后的背景音乐是我哥哥沉迷在性爱里的呻吟。”

      “啊?”Jared一下目瞪口呆不知道该说什么,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他的脸烫得像一个发烧的病人。

      “哦对了,提醒一下你下次的时候你可能想再把音乐声开大一点,或者尽量压低你的声音?”

      “我……那……”尴尬的Jared支支吾吾完全不知所措。

      “没事的Jared,我理解。”Megan笑着拍拍他的肩膀,“下次回家的时候可以把你的神秘男朋友带回来见见嘛。”

      Jared望着消失在楼道里的妹妹的身影,突然一点儿也不想喝饮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