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Heart over Mind

Chapter Text

Charles从自己私人医生所在的诊所离开,Hank本来表示要上门,但Charles实在无心收拾本被Erik整理好又被他赌气弄乱的公寓,就还是自己外出过来了。昨天的注射让他感到不适,发情期最好是有Alpha全程陪伴,被Alpha成结以后再注射抑制剂,相当容易产生副作用。Hank建议他不要再次注射,按照通常的情况来看,他的发情期只剩一天,最多两天,他可以想办法熬过去,毕竟他熬了这么多年了。
Charles去拿车的时候看见了Erik,他停下脚步,想不明白这个再次抛弃他的Alpha为什么还要出现在他眼前,Erik一步步向他走过来,即使没有标记,刚交合过的Alpha和Omega之间仍具有短暂的联结效应,就仿佛一个更短期的临时标记,让他们彼此吸引和感应。Alpha的信息素让Charles小腹又开始抽紧,他几乎想要逃跑,又不甘示弱地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你病了?Charles。还是抑制剂的副作用?为什么不用我给你的。”
“你跟踪我?”
Erik的语声带着低沉的危险,“我要确保你的安全。”
“那就离我远点。”Charles不再看Erik,转身去拿自己的车。
“我会陪你度过这次发情期。”等他走出几步,Erik在他身后说,句子内容颇为体贴,语气却像发号施令。
Charles回过身看着年轻的Alpha冷笑,“一个操过我就走的Alpha说要陪我度过发情期,你知道这听起来多可笑吗?”
“是你不接受我,Charles,是你先拒绝的。”Erik知道自己听起来有多幼稚,仿佛又回到19岁,因为Charles在床上推开他而无理取闹地控诉。
Charles停顿了一步,又再继续往前。


Charles已经回了公寓,Erik坐在公寓楼下街边咪表旁的车里,半小时后,陷入小憩的Erik睁开眼睛,他闻到了Charles变得粘黏馥郁的信息素。
Erik感到越来越烦乱,光是用手撸动阴茎带来的纾解已经不足以抵抗这种诱惑,Charles的信息素甜得像蜜,裹在身周的空气里像是要从中绞出水来,那粘黏的甜香贴在他皮肤上往每个毛孔里钻,这是极致的春药,他知道自己的信息素对Charles也是同样的作用。Erik松开自己的阴茎往内裤里塞了一半,用衬衫下摆遮着,就这么放任裤头大敞地下了车。站在公寓门口时他深吸了口气,他知道Charles在里面干什么,他在车里就知道了,他知道Charles想要他,想要他的阴茎、精液和结,这不代表Charles不想要他的心,但Erik就是不想这么轻易向他坦诚,心早就给了,从来也没能收回来。
Omega昨天大概是注射了抑制剂,不是他给的那些,今天却又因副作用不得不停了,Charles一样嘴硬,一样在赌气,他想要Erik留下,却总不开口,但他还是忍不住诱惑Erik,Erik也毋庸置疑地被他诱惑着。
如果不是因为重逢恰好遇上Charles的发情期,他们也许能更理智地逐步靠近,但欲望汹涌卷积间,他们也能分明感知和体会到对彼此的多年未有丝毫流逝的情感。
所以此刻Erik终于不打算忽视这个来折磨彼此了,Charles需要他,如果Charles愿意,他会在今晚就把他标记成自己的Omega。
Erik等这个已经等了太久。

密码依然没换,Erik把门打开,公寓里已弥漫着浓烈的甜香,他吞一口唾液,直接在玄关脱下鞋子和裤子,在走向卧室时把西服脱了。卧室里的灯关着,但还未到门口就能听见Charles的呻吟,Erik的怒火又升起来,即使是自慰的器具,他也想捏碎这些占据属于他位置的东西。
Alpha用力按开顶灯,那个背朝他分开腿跪坐在床垫上,借助身体重量把后穴里的按摩棒不断插得更深的Omega的淫荡姿态就无所遁形,Charles的手撑在身前的枕头上,背部反弓起完美的曲线,颤动的腰臀肌理呈现近乎妖艳的靡丽,他仰着头,漂亮的蜷曲的发尾几乎贴到欲飞的蝴蝶骨上去。被他后穴吞入的粗大的深紫玩具被调到最大的档位,振得他奶白色的臀瓣不停抖动,Omega被玩弄得几乎忘我,直到Erik的信息素狂潮一般朝他袭去,才醒了过来。

Charles转过头发现Erik正凶狠地紧盯着他,像是盯着猎物随时要扑上咬断其喉咙的猛兽,体内剧烈的震动让Charles无法停下呻吟,他也不打算停下,他甚至就这么与Erik对视着故意把腰臀耸动的幅度加大,让年轻的Alpha把他的放荡和饥渴尽收眼底。
Erik眼睛血红,却还强行克制着解开自己手腕上的衬衫纽扣,脱下衬衫后他就完全赤裸了,Charles看着他腿间翘起的巨大的深红色肉棒,只是一眼就让Omega忍不住从喉咙里发出渴望的咕噜声,Erik走过来的时候那肉棒随着他的步子晃动,Charles目不转睛地盯着那里甚至忘了该继续自己的动作。Erik很快走到床边,他跪上去伸手握住Omega的一只脚踝,用力扯了过来。
Charles被他拉得趴伏在床上,接着两只脚踝都被他抓住拖到面前,Erik蛮横地提起他的腰让他撅起屁股,用力打了他十几下,按摩棒还插在肠道深处,里外的刺激让Charles尖叫着射了出来。接着Erik毫无怜惜之情地抽出那还在震动的玩意,冷眼看Charles鲜红的穴肉被带出又慢慢缩回的样子,然后把他从自己膝盖上掀开,自己坐到床头上去。

Charles翻到侧面躺着看Erik套弄他的阴茎,喘着气喉头不断滚动,Erik终于看了他一眼,松开了手像是对Omega发出敕令,“过来骑我。”
Charles立刻撑起四肢向Erik爬过去,他的洞口还闭不拢,情液把他大腿内侧染得亮晶晶的,全身也已裹满薄汗,皮肤泛出光泽,散发的香味也是湿漉漉的,Erik注视他爬过来的动作,头部靠近Alpha胯间的时候Charles停了下来,他舔着自己的嘴唇想要低头尝尝,但Erik已经没有耐心操他的嘴。Alpha不给允许的信号,Charles只好委屈地再往上爬了一段,伏下身用自己左侧的乳头去蹭那怒张湿润的龟头,甚至把那颗早被自己捏得肿起的硬粒抵到马眼里去,Erik暗着眼神让他蹭了一会,突然起身往前卡住Omega的下巴,每个词字都几乎是从齿缝里蹦出来,“如果让我知道你对别的Alpha做过这个,我保证我会杀了他们。”
Charles毫无惧意地回视他充满阴鸷的眼睛,里面只有响应AO信息素交融的痴迷,他此刻大概听不清Erik在说什么,这让Alpha觉得有点好笑的无奈。Charles在被松开以后继续爬上去,双手抵到Alpha结实的胸膛上,他湿淋淋的屁股在Erik的毛发里蹭动了几下,然后伸手到后面扶住那根肉棒,边舔自己嘴唇,边支起膝盖把臀部抬高,急切地把那肥厚的前端塞进自己体内。

Erik耐着性子等他艰难地下沉到一半,就用手臂圈紧Omega的腰猛地下拉并挺身全顶进去,Erik看不厌Charles被突然刺激时瞪大的眼睛和随之仰起脸暴露脆弱脖颈的动作,更别说同时感受阴茎被Charles湿热绵软内里紧紧套着的舒爽,像是剑回到了鞘里,回到应属之地。
被充实的饱胀感让Charles清醒了一些,他的记忆像是中断了一段时间,露出可爱的有些困惑的表情,但Erik的气息正环绕着他,Erik的阴茎正满满塞在他身体里的感觉又让他喜悦到落下泪来,Omega揽着Alpha的脖子讨好地舔那薄薄的紧抿的唇瓣,Erik在举高他的腰又用力拽落的同时把舌头塞进了Charles嘴里,蛮横翻搅一阵以后就随着下身的动作保持同样的频率抽插。
之后Erik给了点自由让Charles骑他,并不算熟练的动作让Erik涌起点欣慰,Charles在又一波热潮来的时候全身颤抖,Erik能感到那温热的粘稠液体随着他在自己阴茎上的起伏不断被挤出来淋在自己阴囊上,这让Erik再也忍不住,重新坐起身让Charles跪坐在自己胯间后近乎野蛮地向上顶他。
Charles被顶得颠簸不已,他全身都软绵绵的,仅有力气在接吻空隙里带着啜泣吟叫Erik的名字,即使揽着Erik的脖子,身体也直往下坠,Erik把他压倒后架高他的两腿操起来,动作强横得能看出性器在Charles小腹上顶出的形状,Erik盯着那里看了一会,退出来把早已四肢无力的Charles翻过身从后面插进去,Charles整个上身都伏在床上蹭动着,膝盖也撑不起来,只有屁股翘着被插得不断耸动,他又射了一次以后就连Alpha的名字也叫不出来,只能发出微弱的轻哼宣告他获得的欢愉。Erik借着这个姿势每一下都顶进他的内腔里,龟头不顾阻力地挤进去一节,抽出来时还会被入口勾住,Erik开始调整速度不快不慢地插着,直到深处的入口也松软起来。Charles整个身子连同心一起化成了粘稠的蜜汁,裹在他肉棒上任他施为。Erik再享受了一会后感到下腹渐渐绷紧,就俯下身握着Charles的头发让他在枕头上把脸偏过来。
“要我标记你吗?Charles。”他说得很慢,呼吸也乱得厉害,下身的动作一刻不停。
Charles被Erik不断撞着宫口再捅进去,过于强烈的性刺激和即将受孕的意识让他全身都泛起了酥麻的颗粒,Erik低下头去把他的脸掰过来吻他,Alpha注入的信息素让他从灼人的情热里获得一丝清明,Charles能感受到Erik整个人紧紧压着他,坚硬的胯骨贴着自己臀瓣,灼热的阳具随着他用力挺腰的动作一下下顶到自己的最深处,被心爱的Alpha全力占有的感知让他幸福无比只想将自己全然交付。之后Erik的结开始膨胀,他喘息着把龟头和一截柱身塞紧在Charles柔软的内腔里。
“嗯…要你,标记我,Erik。”Charles哑着嗓子轻声允诺,他已经被准备得足够好了。
Alpha在听到自己名字的那瞬间咬住了Omega颈侧的结合腺,同时用结牢牢锁住Charles,阴茎的前端在深处抽动,把睾丸里蓄满的种子全部灌进他为自己敞开的子宫里。
Charles基本算是晕过去了,Erik伏在他身上也不想动,他们浑身黏糊糊的胶合在一起,就这么趴着睡了过去。Erik醒来时发现结已经消退大半,才从Charles体内抽出来,他的阴茎从一时合不上的蜜洞里带出大股浊液。Erik起身去拿毛巾给Charles做了简单的清理,又把弄脏的床单扒开扔到床下,他回到床上,紧紧把Charles揽进怀里,吻着Omega藏在发卷里的耳尖轻语“爱你”和“想你”。
现在这个Omega终于彻底属于他了。

接下来的三天,他们用完了所有的床单,连清洗烘干的时间都没有,身体几乎一直保持着相连状态。刚被标记的Charles被延长了发情期并像彻底激发了需索的能力,他在第一次醒来时就难耐地舔硬了还在熟睡的Erik,再爬到Alpha身上把重新坚挺的肉棒塞进自己身体里,这行为当然也只能换取醒来的Erik把他再一次操晕的后果。
他们在整个公寓里都操遍了,Erik把Charles顶在墙上、摁在落地窗上、推在浴缸边沿、压在垫着羊毛毯的台阶、放上还没收拾好的餐桌、抱在怀里随着走动顶他。Erik就围着条浴巾,而Charles穿着他Alpha的衬衫,下面当然是光裸的,方面Erik恢复硬度后随时拉开他双腿插进去。
有时候他们也就是并不激烈地这么嵌着,Charles极为喜欢这样坐在Erik腿上,被抱着和亲吻的同时深深含进Erik的阴茎,而实施标记以后年轻的Alpha对他无比纵容。Erik大概是半硬的样子Charles就忍不住要了,他们拥抱着轻轻地动,这样的滑动和挤压让他们都很舒服。
第三天晚上,Charles的发情热终于彻底消退,他睡在Erik怀里,Alpha的结挤着他红肿不堪的洞口,但除了餍足、安逸和圆满,Charles什么也感觉不到。


确定Charles发情期结束的第二天后,Erik回了西岸去处理他即将转移生意中心需要处理的事宜,刚上飞机他就开始想Charles,还在回想那三天的情欲盛宴时露出傻笑,幸好头等舱都有单独的隔间。

“发情期到了的话,告诉我我马上回去。”
Charles在那边有些心不在焉地嗯着,Erik听到纸页翻动的声音,知道Charles在翻阅一些作装潢参考的杂志。既然算是在工作,Erik也不好意思再打扰,他再叮嘱两句就要挂断,却听见Charles急切地说了声,“等一下,Erik…”
“怎么?”
Charles呼吸了几次,说了句,“等你回来。”
他们每天都会通电话,Charles不止一次地欲言又止,Erik有点担心,但又希望能尽快把事情全部处理好避免之后还需要往返,因此也只得继续咬牙承受刚重新陷入热恋就分隔两地的思念和担忧。
但现在他们都相信,无论相隔多远,他们总能找到回到对方身边的方式,再不用害怕再见会变成永别。


三个月后,Erik终于返回N市,他打开Charles的公寓门,发现他的Omega睡在客厅的沙发上,只穿着件浴袍,地上摊落着一堆杂志,有一本像是刚从他手里滑下去的。Erik过去把他抱起来回卧室,刚要放在床上Charles就抬手揽上他脖子,接着继续闭着眼在他侧脸上亲昵地磨蹭,Erik忍不住把他压在身下深吻,手指插进Charles发间感受那柔滑的缠绕。Omega被他吻得弓起背来,散发出的味道一点点变得香甜。Erik短暂起身脱掉裤子,又把Charles的浴袍剥下一半,重新俯下身一边在他身上细密吮吻一边伸手探到他已经开始湿润的腿间,有段时间没容纳Erik的小洞在耐心扩张下变得服顺缠绵,Charles难耐地几乎是哭喊让他进来,然而一进去Erik就被Omega体内熔岩般的高热裹得头皮都似乎要炸开,他粗喘着控制住自己不猛地全塞进去用力抽插,停下来问Charles是不是发烧了。
Charles红着脸在他身下别过头,用手轻抚上自己的小腹,Erik终于在狂喜中恍悟,他的Omega怀孕了。

“嫁给我。”Erik一边轻柔绵长地顶他,一边在Charles耳边说。
“嗯…混蛋,这种时候说什么都不作数的。”Charles夹着他的腰扭动,说话的嗓音里夹着欢愉的啜泣,为了孩子的安全他们都默契地以更温柔的方式欢爱,但Charles沉醉起来又忍不住央求Erik“HARDER”。
Erik抽出去很多再顶进去,这次真的用力了一点,又抵住他敏感点碾着,“先答应我,喂饱了你,我会拿着戒指再问一次。”
Charles把舒服得半合上的眼睛睁开,Erik看得见自己映在那里的小小影子,接着仿佛是从蓝色泉眼中涌出的泪水在眼窝里渐渐蕴满,在一阵阵轻晃里滴落下来。
终于那只有甜蜜和幸福,再无酸楚。
还不等Erik心疼地吻上那些眼泪,Charles就朝他送上了自己湿润的嘴唇。
“我愿意。”


FIN.